长征是在党和红军面临生死存亡的情况下进行的。漫漫征程,危机四伏。红军向哪里去,如何摆脱被动的军事指挥;中国革命向何处去,如何实现国内革命战争向抗日民族战争的转变;怎样实现全党意志、全军行动的高度统一,不断凝聚和壮大革命的力量等,这些事关全局的重大问题的解决,迫切需要一个坚强的中央领导集体和领导核心。长征途中的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红军和党中央的领导地位,开始确立了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开始形成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实现了中国革命史上具有历史意义的伟大转折。【详细】
之所以美国和西方舆论显得有些“惊慌”,根本原因恐怕是“亚太再平衡”拥有不切实际的潜在目标:在西太平洋构筑把大多数国家都囊括进去遏制中国的同盟体系。它把中国假定为一个当年日本那样野蛮扩张的帝国,要求地区内国家尽可能做到政治及安全上“死忠”华盛顿,把美国对华博弈的战略利益放在那些国家自我发展的利益之上。【详细】